主页 > 展品未来 >在方便廉价的健保背后,被砍的绝不只是「药价」 >

精选文章


随机推荐


在方便廉价的健保背后,被砍的绝不只是「药价」


2020-06-27


有着抗生素界「蓝波」之称的泰宁注射剂(Tienam)惊传退出台湾,由于健保价格连年调降,导致成本不敷进口。Tienam是比较后线的抗生素,常用于泌尿道感染、腹腔感染与肺炎等治疗上。

连抗生素中的「蓝波」都撤走了,以后有複杂的腹腔感染,该召唤谁来抵挡暴风般的病情?其它的抗生素现在来练肌肉来得及吗?

悲剧不只一桩,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就连忧郁症患者常服用的百忧解,受健保砍药价影响,药厂也公告停止供货了。健保开办时,核定百忧解的价格是49元,逐年砍削,今年依法调整为1.96元,砍到见骨,削到连血肉都不剩。

金莎巧克力3颗37元,买1颗金莎可以买6颗百忧解。如果吃金莎就可以治疗忧郁症就好了。不然国外的原厂药退出市场,只剩副厂药可以吃,大药厂不跟健保玩耍了,小药厂又剩哪家可以信任?

「合理的利润」,是品质好的商品与企业,最核心、最重要的支架与骨骼。一旦没有了合理利润,百病开始丛生。

坚持品质的大厂商觉得不敷成本,只好退出台湾;而有些不肖厂商只能靠着减低品质、或是进口劣质原料来充数。之前爆发的高血压药物进口中国劣质会致癌的原料,发现的只是冰山一角,藏在海面下的冰山不知还有多大块?

曾经有70岁的阿妈跟我抱怨:「医生,我吃这颗药头都好晕喔……。后来我在国外的儿子写这个药名给我,说是美国的医师开给他的,治疗相同的疾病,但他吃都不会有头晕的副作用。他就要我拿来给医师看,看能不能开这种的。」

我看了一下,其实这颗药的成份跟阿妈在台湾开的药一样,只是一颗是美国大药厂原厂的、一颗是台湾副厂的。

原厂药的价格会高,是因为投入大量的时间与金钱去做研发,且有口碑的药厂、品管很严格。药厂所添加的额外成分,都会影响这个药物在人体内的动力学,另外,安全性、甚至在副作用上也可以得到改善。所以就算主成分一样,可是效果是会有不同的。所以才会有病人抱怨,吃台厂的会头晕,吃原厂的就是不会。

曾有肾脏科的医师,帮一个水肿的病人打利尿剂。打台厂的就是没尿,没想到换了原厂之后,就开始有尿出来了。在大医院曾有主治医师不喜欢我们开台厂的抗生素给病人,他说效价低,病人的烧都退不下来,结果一打原厂的抗生素、病人就退烧了。

一分钱,就有一分货。没有钱,就没有货。

可怕的是,原厂药退出台湾后,想买还买不到。药品的成本,除了原料,药品还需要严格品管、还需要非常多年的医学研究、动物实验、人体试验,成本非常昂贵。当健保把药品变得比糖果还便宜,就连人生中最贵重的健康,也变得廉价了。

几年前,国际公认首选治疗梅毒的药物——长效型盘尼西林代理商,因健保的给付过低,停止供货给台湾。初期梅毒患者打一针长效型盘尼西林即治癒,用替代药的患者则需要住院打点滴、或回家吃2周四环霉素。若患者不住院或回家漏吃药,梅毒即可能透过性行为四散。简便的把梅毒治疗好,其实有公卫上的重要性,因为大家都怕麻烦。治疗不完全的后果,当然可想而知。

接下来,国际的骨科大厂,不鏽钢钢板、螺丝、钢针等等,因给付过低,不敷成本,台湾市场又太小,也决定全面退出台湾的健保。骨科医师只好选用近十年才发明的新式耗材,但需鉅额自费4到8万;不然就只剩下50年前发明的旧式不鏽钢耗材。

再接下来,极常用的抗组织胺Clarityne(多少人想念这颗药,我也很爱开!)、带状疱疹的药Zovirax(那幺常用的药也可以退出?!)、常用到不行的便秘药、结核病的针剂……到现在的抗生素界蓝波Tienam、百忧解,这些常见且基本的原厂药,一一退出台湾。

那些年,我们一起用的药,如此熟悉、常用、亲切……怎幺都不见了?

曾有一个头皮发痒的中年男性来诊所,我们一开始跟他说开健保药膏就可以了。他却极度坚持不要我们开健保的给他,他说:「我以前用,健保的药膏都没有效,自费的才有用。」

对于我们亲临病人的临床医师来说,病人吃药的感受不管是好是坏,都在我们眼前,直接又完全的展现。我们除了依据书本上标準的学理去用药,病人用药的真实感受,不管多幺细微,都会成为我们下一次用药的经验与背景、成为我们不断调整与修正药物的养分与土壤。

有些医师为什幺会让病人觉得有效、喜欢给他看病?因为他会不断仔细的去观察病人用药之后的感受,有的打了针很有效、有的打了怎幺腰还是很痛、有的吃了药之后会有怎样的不舒服、什幺药加什幺药之后会让病人病情好转……

也因此,我们每天亲自接触着许多的病人,看着不同的病情变化、与不一样的病人的抱怨,看到病人虚弱的紧皱眉头进来、舒开眉头展开笑颜的回去,我们也觉得开心;看到病人药物怎幺都没效,我们也觉得忧郁。

渐渐的,我们觉得越来越忧心,因为发现光鲜亮丽的健保底下,我们民众得到的医疗品质,一点一滴的流失,一点一滴的下降。

方便廉价的健保,给了我们一个如此虚幻又美丽的假象。不断像沙子般流失与漏走的,是优秀的人才、是品质好的药品、是不断进步更新、与国际接轨的、原本台湾如此、如此美好的医疗。然而许多医师们心里都知道,这般美好的医疗,却再也回不去了。

有个笑话是这幺说的,一法官审问了一个贩卖鸡肉的黑心商人:「听说你为了降低成本,在鸡肉里面添加了马肉。你大概是加了多少的马肉进去?」商人支支吾吾地说:「回答法官,小的不敢说谎。我大概是加了一比一的量。」法官说:「是一半的鸡肉加上一半的马肉吗?」商人说:「是一只马加一只鸡的比例。」

所以,你真的知道你手上的这颗药,里面组成的成分到底是什幺吗?价格不断压低的结果是什幺?药物的「品质」其实就是由「价格」决定的,原因当然是因为厂商出品药物就是为了营利,若不敷成本,就只好压低成本。这就很像在食品的市场里,橄榄油里面没有橄榄,咖啡粉中没有咖啡,只有色素与香精,我们以为自己吃的是食物,原来都是假食物。

商品的「品质」跟着「价格」跑,上上下下,这是显而易见、理当如此的道理:一分钱、就有一分货。但这不是最可怕的,更夭寿的是一分钱,最后还买不到货。健保想要砍削药价、用最低廉的价格买到药,结果只有两种,一种就是药商无法生存,只好退出台湾市场,再也买不到国际大厂做的品质超棒的好药;第二种就是其它小厂商为了压低成本,进了劣质原料,才会发生这种血压药竟含致癌成分的可怕新闻。

希望健保可以从这些接踵而来冒出的、令人摇头的新闻中学到教训,便宜的价格并不能买到昂贵的健康,真的不要再无止尽的砍低药价了。

「合理的利润」,是品质好的商品与企业,最核心、最重要的支架与骨骼。一旦没有了合理利润,百病开始丛生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